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奇形怪状的人在生长》

在声音会被静谧放大的漫漫长夜,黑色就是洪水猛兽,把思绪都绑架。

–我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合过眼了。
–不过才一天而已。
–我觉得自己要猝死了。
–熬个夜而已没那么严重。

自认为脆弱的时候特别容易感动自己。在脑内开趴体告诉自己你正在经历人生中的一个大坎,你是在这个时间点的世界里最悲惨的人,可是你还是要坚持。自己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其实远没有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惨烈。“我算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对生活有恻隐之心。”鸡汤可以灌,脑内趴体可以是独幕剧你当主角,但是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

喜欢的太太说,不要丧,不要感动自己,已经很累了就不要再给自己安排哭戏了,脑内的苦难都是假的,现在上床睡觉才是真的。

现在还差四分钟到六点,再过一个小时我要收拾好东西,走到食堂喝一碗粥,然后回寝室。薛之谦的声音在耳机里循环了一整晚,我不高尚,也从未勇于向自尊开枪。

早安。

评论
热度(4)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