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气味记忆(二)》

宜家的灰色蜡烛

逛宜家的时候随手拿的,外壳扔掉了所以不知道名字,隐隐约约记得是提拉米苏(?)味。我只能分辨出海盐和甜味。

烧不烧起来味道都挺大,和劣质香精味真的只有那么0.1的区别吧,但是妙就妙在这一丝丝的差别上。是好闻和不好闻的气味交杂在一起形成的,虽然有一股不知名的橡胶味但同时好闻的那部分气味也很大,就博弈之下整个感觉还是算不错的,非常对得起这个价格了。

在我看来(或许)和提拉米苏相关的地方就是适合下午,好像只有这个时间,那股甜味才显得没有那么腻。

做了一个好美妙的梦,梦里张国荣哥哥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还亲了我。
那个感觉太真实,真实到我要挣扎着醒来记下这个梦。

《气味记忆(一)》

扬基的白茶

是不是白茶我闻不出来,反正就是茶味掺杂着一些柠檬叶子的清香。
味道很淡,是同一批买的蜡烛里最没用存在感的一个。神奇的是直接闻蜡烛本身比点燃后的香气更浓,点着时真的没啥感觉。
仿佛真的有宁神效果,让人心静。
放在床头不远处点,午后刚刚苏醒,淡淡茶香会比大脑清醒更快的速度钻入鼻腔刺激神经,半睡半醒中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是什么味道?’ 啊,是那个不怎么香的蜡烛呀。

远山雪

像80年代的公园

宜家提拉米苏味香薰蜡烛,好闻又便宜

每天夜晚的风景

今年春节仍然是云南行,希望下个春节能去广东

年初的时候本来计划去看雪的

22岁的最后一个小时,还是要对自己说,lila辛苦了,希望你能在23岁活的更好,开心的时间更多一些,万事胜意呀。

现在的状态真的很糟糕了,都说人间不值得,可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值得的。几乎失去了对生活所以的热情,每天身体累心也累还不知道在干嘛,浪费光阴罢了。在过几天就23了,莫名感觉到来不及,很害怕,对于以后的人生没有期待。真的是太糟糕了,连眼泪都留不下来了。

《今日比比》

回家又把“星轨”翻出来看了一遍,还是好喜欢好喜欢。
行歌就是我心中 马猴烧酒 的原型。一开始一无是处然后摸爬滚打的成长,善良却不是白莲花,有脑子有底线,不放任自己依靠任何人除了自己,怪不得聆空都说“我的公主不需要我去救她,她会自己屠龙。”
再看一次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在最后掉进了一片黑暗,大概是心中有强烈的信念或者执念才能看到路走出去的设定。行歌看不到路但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剑术老师,老师说那些愤怒欲望比‘心愿是世界和平’的单纯想法更能让人产生强烈的感知,只要最后做的事不是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行歌就像突然打通任督二脉醍醐灌顶,她说‘我想变强想变漂亮,想没有人能忽视我,想所有权贵臣服于我脚下,想诸神皆爱我,...

在这个冷冰冰的地方,想要一个充满爱意的拥抱。

《给18岁自己的回信》

嘿亲爱的,现在我已经读完本科进入读研的第二年了。你写下这封信的时间是7月7号,两个月后你会进入一所211大学,离家不算远,后来还搬了校区,离家就更近了,在这五年里,你会体会到除了书本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笑里有泪,泪是苦的,大概是所谓的成长?快到23岁的我并没有谈恋爱,甚至没有碰到喜欢的人,真是辜负了18岁的你那么多美好期待。交到了很棒的朋友,字写得还算那个老样子也不算退步。“神话”的阿加西们这个月就要举办20周年演唱会,文大大也结了婚,但是我并没有想要去现场,热情是会减灭的,花在他们那里的精力越来越少。啊,还有一点会让你非常失望,在这几年里我并没有成为学霸类型的人,没有懂很多课外知识,甚至丢弃...

感觉自己熬不过这个春节了。我好像生病了。怎么都开心不起来。每天都是煎熬。每天都躲在被子里哭。不论吃几个小蛋糕都无法快乐。觉得自己失败又差劲是个废物。这么多年终于还是承认自己是个废物了。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失败。人生还真的是艰难又了无生趣。

我有一点自虐倾向。总觉得我对自己差一点,生活就会对我好一些,幸福是有上限的,用一点少一点。给自己苦难和折磨,好像生活就不会给这么多了。但是没用啊,该我受的,一丝一毫都少不了。

本以为新的一年会遭遇多一点的幸福,但是现实给我当头一棒。好像又陷进去那个死循环。明明也不算大的事,对于人生以后可能有的各种糟心事来说,但我已经开始被打击到快起不来了。
我很痛苦。谁能来救救我。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2017还剩3天,再不写点东西,我的12月就空白了。

象征性的回顾一下。

前半年过的,不痛不痒,不好也不坏。在6月份结束了我的本科生活,需要道别的人不多,认真算起来就老卢一个,是我很珍贵的朋友,生活总是喜欢对她开玩笑,她的痛苦我分担不了多少,但我真心希望她能平安喜乐,真诚的。和她在校门外便宜小餐馆吃了最后一顿饭,回来在操场走了三圈消食,聊的还是平常话题,没什么不一样,再一路送她到寝室门口,轻巧的互说再见,剩下那段我一个人走的路,才觉得以后可能很难见面了吧,没有实感。因为和研究生无缝连接,就算做了毕业生所有带有仪式感的事,我还是没有实感。但可以躲在象牙塔的时光,终究是消散在了6月还不算太热的...


还怕夜长梦多,拖着我走不动。

总是困于过往,爱回忆,想着当时我要是能这么选择就好了,但是人生哪来的后悔。不管是对的错的,好的坏的,那样的经历那时的心情都只能体会一次。

总是告诫自己要向前看,但总被过去拖着不得不回头,还记得在某天的手账中写到“总是要背得动羁绊才能继续向前啊”。

希望终有一天能好好对待这种状态而不能不知所措无能为力,祝我早日划破这团乌云。

前进吧少女。

喜欢矛盾的聚合体,所谓的反差萌。满脸正经的人开玩笑,明明是个流氓却喂食路边野猫。之类的吧。

又丧又性感。现在大概我只有丧。也想要变得性感起来啊,自从剪了盖不住脖子的短发就很想放飞自我。之前几年都想当个平凡的人融入大众审美观,现在想想“人生苦短贪婪有何不可”,我就喜欢冷门的东西,好像独自拥有一整颗小星球的感觉。

对于精修的,精致得不出差错的美好脸庞总是不太能喜欢得起来,反而那些毛毛糙糙露出八颗牙齿笑的小姑娘深得我心。她们内心的小世界总有特立独行的地方,粗糙又高深的样子。还会唱老歌,儿时电视剧主题曲那种。

最近被“好春光”洗脑了。“好春光,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原来喜剧的本质都是悲剧呀。...

年纪一天天增长,就越是觉得古人说的老话有道理,以前还觉得一点都不酷,果然是太年轻。
“千金难买早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感触颇深。
这两天负能量爆炸,哭了很多次,也是很久都没有当着爸妈的面流过眼泪了。连他们都看出来我心里有事,第一次对我说希望我开心一点。可是我好像生病了,就是开心不起来。或许心里有些小小的事情,不具体到自己都说不出来是什么,可就是像那种没掰好的竹筷子一不小心扎了根刺在手里,无伤大雅但也会痛。
我知道现在这有道坎需要我跨过去,我也很清醒的知道我迈不开脚。明明都是说不出来的小事可是就要演变成压死骆驼的稻草。怎么能这么脆弱。我不应该是这样,我以为自己抗压能力很好的。
也是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了,...

在B站上有个好喜欢的up主,视频剪得贼好,素材是日剧bgm是日文歌,完全符合我的审美。治愈也致郁。

最喜欢“未完成”这一个,脑洞太棒,忍不住为大大打call。青春篇和现实篇,前一个是年少轻狂,即使不完美也仍旧充满了希望,会问多年后的自己“你过得好吗”;后一个是真实的泪水痛苦和不甘心。“以梦想和希望为代价,我们背负起了某种沉重的东西。是虚荣吗?是自尊心吗?是妥协吗?是放弃吗?不。是不安,对未来的不安。”画面开始回放,打开的门关上了,花瓣回到树上,糖果又拿在了手里。

“那段丝毫不忧虑的时光,想回也回不去了啊。”

再次回看还是觉得很棒呐!为透明人间大大疯狂打call!

“就像是突然有了软肋,又有了铠甲。”这是我现阶段对于“爱”这个词的定义。像我这种情感淡薄的人,所能感受到的“爱”百分之八十都来自于我的父母。

今天给妈妈打电话,仍旧不争气的哭了,每到这种时候眼眶就浅得不像话,凭空都能流出眼泪来。她问我这个周末回不回家,说我都好久没回去了,上星期爸爸以为我会回去还特意炖了蹄花,结果还不是他们自己吃完。听到这个我是真的忍不住了。

很害怕不能回应别人的期待,或大或小,更别说不算“别人”的人。想要变得更好想要变得优秀想要爸爸妈妈和别人谈论自己孩子的时候特别自豪。我知道,任重而道远。我也知道,他们特别爱我所以我能大步向前。(脆弱的时候就是很矫情,也是没办法了)

不顺心的事情太多,现在发生的,年底将要发生的,一年后、两年后可以预见会发生的,没一个是能嘻嘻哈哈打个马虎眼就过去的。生活不易呐。

就很奇怪,十八岁之前的人生里没有想过太多和“生活”有关的词,考试学习占据了我80%的大脑。一旦过了某个时间点,生活啊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走啊这些想法会一拥而上挤进脑子里,还娇嗔的怪我把“它们”想起的太晚。是有些晚,以至于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酒这种东西是成年人才需要的呀,至少在神经麻痹的某个刹那会真觉得自己法力无边,即使只是槟榔配个烟。

无意间学到新的形容词,曾经亲密的人渐行渐远,“就像把她放进了汽车的后视镜,我开着车驶向新的征程,她渐渐消失在了视野里。”无法避免的吧。

关注的太太今天都在说挣钱不易,现在我们还尚且算得上安逸的生活都是父母那么多年一步一步打拼出来的。其实我们一直都是知道的呀。

爸爸其实是个内敛不喜爱社交的人,我性格的百分之七十都来自于他吧。但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他也不得不和上级领导打好关系,有时候官场也是简单易懂,两瓶二锅头下去,哥俩好啊。我记得那个时候正好在搬家吧,换了个是以前房子两倍大的新房子。爸爸的血压高得一天得测量三次,还每天都有饭局,我天天晚上打电话告诉他不准喝酒,但怎么可能呢。第二天早晨上学路上看到...

买了一袋水果味的燕麦,甜甜的,不用泡我讨厌的牛奶也能轻松吃下去。

开始每天看几页书,能不能长见识我不知道,但是多读书总不是什么坏事。

对于一件事执着太久很累,也会丧到感觉自己看不到明天。其实地球都一直在转的,太阳也会照常升起,想想最坏的结果,好像也不是承担不起。就是会突然开朗,突然有种要好好生活的冲动。

晚上在操场散步,看到大一新生刚训练完,鲜活的生命力还没有完全从塑胶跑道上退却,就突然很想扎起头发一直跑,跑到操场尽头再无限延伸,马尾在脑袋后面一晃一晃的,和16岁那年一样。总是要过去了才发现曾经都是多好的时光。

想尝试着喜欢自己了,想试一试不过多在意别人眼光做我喜欢的事,想不在每句话的

《在楼道中啃咬着指甲,明天存在于何方》

“仿佛寂静渗透了世界,默然屏息的凌晨五点,在应急楼道中啃咬着指甲,明天存在于何方。”

我的英雄学院第一季OP,开头的两句。

很久不看热血漫了,也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在十几岁时候常有的容易被激励得想立马做点什么的心情。

那就写点什么吧。

这部剧的画风真不是我喜欢的,主角的设定嘛,善良真挚努力不放弃,本来也不是我喜欢的。

嗯,本来我是不喜欢的。

可是善良真挚努力不放弃的绿谷少年,意外的戳中了我的内心。可能是我在他身上感觉到某种东西,既弱小又强大。

印象最深刻的是场景是初中班主任问大家有没有准备好上什么高中,然后略有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提到小久报名的是雄英,在全班的嘲笑声和爆豪少年的威胁...

《星星点点你烦和我嫌》

想写东西的灵感总是出现在晚上。周围一片黑暗适合剖析自我,深刻不到哪里去,但足够我面对血淋淋又失败的现实了。


身边的朋友好像都活成了他们想成为的样子。说“都”有些夸张,但那一两个努力并且勇敢去做自己的人,够让我看清面前有条怎样的鸿沟,我跨不过去。太夸张了,不过是条不过膝的河,可是我都怕死过不去。


畏葸不前。我很讨厌可是又不得不承认的词。想做的事情那么多,总是用“懒”当成借口去拒绝开始,其实我很清楚啊,我就是胆小,不敢迈出每个第一步。越胆小啊,就越懒,恶性循环。


可是你那么懒是会收到惩罚的。

是啊我现在已经在接受惩罚。

什么事都做不对,什么事都做不好。


我不止想过一遍,...

《人生多别离》

今天和老卢参加完部门最后一顿聚餐走回宿舍,在她寝室门口道别,她进门我继续走回自己寝室。就是这个刹那,我真真实实感受到,我毕业了,有些人,大概很难有机会再见面。

早就想过,要在毕业季写长篇大论来总结这四年,好好的感慨好好的怀恋。可是我写不出来,在屏幕上敲好了字又一个个删掉,觉得自己没有成长为想成为的人,这几年的时光仿佛空白。是的,无从下笔。

可是今天老卢她涂了我送的口红,比我想象中好看太多。从师妹那里收到写了祝福语的本子,里面有所有人的大合照。就觉得,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做,却还是收到了爱。

能量是守恒的吧。我这四年吃过的饭变成了长高的那两厘米,参加的活动换来了想珍惜的朋友,当然脑子里进过的水...

《世间愚者》

昨天的黄历上一定写着“大凶”

没有结果的感情都在同一天被宣判。一个朋友喜欢了很久的女生在昨天答应了和别人在一起,那个女生终究还是等不了她了,果然距离是很大的问题,朋友在异国只能祝福,还能怎么办呢,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另一个朋友的前男友现在对她恋恋不忘,昨天以不可抗拒的理由骗她去海边,虽然朋友还是喜欢着前男友,可是年龄家庭背景这些阻碍也实实在在的放在那,她深知他们最后不可能在一起的,内心也是有炼狱在折磨她。

还有我,终于,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逃不过。同一个导师的师兄跟我告白了。其实我一直知道的呀,也一直尽力假装去看不见他炽热的眼光然后和他平静的相处,为什么要打破这种平静呢。我很抱歉不能...

《奇形怪状的人在生长》

在声音会被静谧放大的漫漫长夜,黑色就是洪水猛兽,把思绪都绑架。

–我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合过眼了。
–不过才一天而已。
–我觉得自己要猝死了。
–熬个夜而已没那么严重。

自认为脆弱的时候特别容易感动自己。在脑内开趴体告诉自己你正在经历人生中的一个大坎,你是在这个时间点的世界里最悲惨的人,可是你还是要坚持。自己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其实远没有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惨烈。“我算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对生活有恻隐之心。”鸡汤可以灌,脑内趴体可以是独幕剧你当主角,但是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

喜欢的太太说,不要丧,不要感动自己,已经很累了就不要再给自己安排哭戏了,脑内的苦难都是假的,现在上床睡觉才是真的。

现...

《无爱不起烟》

"在爱里的人,眼角都是笑意。想要收集好这些笑意,下次见面时,通通送给你。"


“真心化长风送心上人三千里,又恐长风化雨,你要记得带伞。”


“像是夏日的小河边,冰凉的河水从脚背上流淌过,你抱着一个大西瓜在河的那头冲我傻笑。”

《我是你一场往事一阵风》

像失心疯一样的失落,没由来的心累。
想要好好生活的动力、爱、欢愉,随着发动机冒出白烟,数值骤降为零。
说现在很多年轻人有看不见的抑郁,不想着活但也不敢死。坐在公车靠窗位置的青年望着窗外的明媚发呆,说不定他在认真思考自己遗书的内容。
就是突然什么都不想去想了,生存灭亡,欢笑哭泣,深陷泥潭不想挣扎就这样沉下去。
可能是事出有因?巨大的希望背后藏着失落的空洞,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我,一点都不美好。
太糟糕了,我本以为自己闲庭信步在俗气的“爱”的海边,回过神来海水已经淹到脖子,可是四下无人,可是我不会游泳。

侄女3岁很害羞,不肯叫人,表哥引诱她说喊了姑姑(我)就让她看动画片。小侄女红着脸小声的喊了,表哥说不行啊听不见,这是爸爸的妹妹你要叫姑姑。

突然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被戳中了。因为种种原因,我小时候没有和同辈人一起玩耍的经历,对于哥哥姐姐这种字眼基本也就只有在春节的时候提起过。最为叛逆的时候一直固执的以为自己是孤独的,这种孤独感甚至延续到了现在。

看着小侄女黑黑亮亮的眼睛突然就很想让时光倒回二十年。不得不承认现在人生的失败,想让很多事重新做次选择。

想要在十六七岁有个喜欢的人,和他搞搞暧昧,上课的时候貌似不经意的对视那种,想要和朋友彻夜聊天,想要弥补回很多错过的时光。

就是在这种团圆的时候会...

“有一次你唱个什么歌,斜靠在案台,脚尖不着地,一晃一晃的。是要撩起这人间春水呢。你黑衣黑裤坐在那,背后是猩红猩红的幕布。这歌词写的一点都不好,唱得我心寒,我想你凭什么做别人的心上人?我已经力不从心,而你是个正当年的新娘。”

《在泥潭里遇见你》

凌晨2点34分,终于看完了帖子,那个出名的剑网三树洞,感情是有先来后到的,来晚了就是错了。

有点失眠的征兆。

可能是真实的喜欢那种从泥潭里开始的感情吧。两个人都在灰色地带苦苦挣扎,谈不上谁比谁更胜一筹,反正都没有什么再可以失去的了,把晦暗恶毒的一面,真实的自己毫无顾忌的展现给对方。吐掉刚刚被打的满嘴血狠狠地吸一口烟说,我们在一起凑合吧,反正只有彼此了;听完这句话愣了一下抢过烟继续抽然后说,好啊,让我把你欠的一巴掌扇回去我们就在一起。

如果从最糟糕的那一刻开始认识彼此,接下来的每一分钟都不会更差了。

《雨水回到天上》

都会有那么一刻吧,想要时光回溯。

想要雨水回到云里,想要枯叶纷飞回大树,想要眼泪流回泪腺蒸发,想要刻薄的话语像把刀子刺回说出来的嘴巴,想要把所有的不开心,根本不去想。

会突然想要放下手里所有的事,绑起头发,使劲跑,跑回十六岁,跑回可以没心没肺大哭大笑的年纪。汗水流上脸颊,默默欢喜到面无表情。

所有想的聚拢来又哗啦跑开,又是一通胡言乱语。

《人生是场马拉松?》

“人生就是场马拉松,要向着终点不停奔跑,即使道阻且长。”

简直就是要听烂的鸡汤金句。

可是

谁规定的我的人生就一定要是场马拉松?是慢跑不行么。谁规定的终点在哪?谁制定的规则?上帝还是真主阿拉,可他们都很忙欸。

所以,按着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做吧,奔跑也好,闲散的散步也好,做人还是开心比较重要。

毕竟,人生各自精彩。

《情书》

“你好吗——”

“我很好——”

“你好吗——”

“我非常好——”

博子对着树遇难的山峰声嘶力竭的大喊,眼泪和雪都簌簌的落下来。

从寻找过去开始的故事, 串起那个回忆编织成的,年少时的爱恋。

我觉得不存在谁是女主,博子到底是不是女树的替身之类的问题,因为不论是树和树之间的,还是树与博子之间,都是美好的无与伦比的,回不去的旧时光。当然,还包括女树和去世的爸爸,妈妈、爷爷,男树和一起登山的伙伴之间的,曾经真真实实存在的时间。

“曾经”是个美好又残酷的词,就像是记得每次拥抱的温度可身边却没有了拥抱的人。但时间从不会停下来等每个人缅怀,该过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不知道多少次提起过的,

醒不来,醒不来就别挣扎,人生不过大梦一场

城市的高空,玫瑰蔓越莓汽水味

《请帅气的给我一枪》

能不能不再忐忑难安,不在是与不是想与不想的抉择里两难?可惜我还做不到。人是种复杂且难以猜测的生物,脑内神经千回百转传到未知的末端,一瞬间做出的选择会否决多少的可能性,一直以来遵从的到底是跳动的心脏还是大脑。

我都无从知晓。一直陷在一种无形的混沌中,或许称之为纠结,惶恐,无助

想要在今年种下绣球的种子又觉得几个季节的照料不一定会开花。想要学习书法却又觉得字已定型为时已晚。想要高冷的处人待事可言语中不自觉的会带着谄媚和软弱。

明明深谙自己生性薄凉无法与人亲密接触,却也是会感叹他人无间的关系,可当别人用炽热的感情想要拥抱我时我却躲进自己的星球害怕被烫伤。写下的文字希望变成一个蛹把我包围得严丝合...

“今天的晚风有些凉,所以我在风里藏了一个吻送给你”

《夕烧》

--夕阳无限好,天色已黄昏


白衣公子临江背手而立,却是对身旁人说“阿夕,天下之大你应去好生瞧瞧,别让这一方小天地困住你。我生不由己,不能与你同行了。“


橘衣少女低头拨弄着江边水草,冷哼一声“你是怕别人说闲话吧,毕竟你要娶的是顾掌门家二小姐,迎亲队伍里多我一个来历不明却一直被你带在身边的野丫头,这谈资够大家伙饭后议论的了。你走吧,在捡到我的地方扔下我,我就当这十年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也要继续寻找归宿。告辞“起身转头,每一步都决绝,始终没有看那公子一眼。


余晖映着少女的脸庞,美好得没有温度,时光仿佛重叠,十年前在这江边,翩翩少年牵起脏兮兮小丫头的手,淡淡一笑却是好看过夕阳染红...

《我曾经也是你的朋友》

这电影应该加个副标题“冤冤相报何时了”。都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漫威神烦的地方在于恶人做坏事总有个让我可以完全理解的理由,让我讨厌坏人都不能心安理得。

倒也显得真实,人无完人,没有天衣无缝的超级英雄,大家都是在灰色地带游走的孤独灵魂。

但我个人非常喜欢钢铁侠,不管是演员还是人设,我都算是脑残粉了。在我的三观里面,我理解他的决定,知道他就算傲慢自大也会为了同伴着想。所以我见不得他受委屈,所以在美队要救朋友冬兵时他对美队说so was I 我真的想哭。所以,脑残粉我无条件站妮妮这边。当然了,斯嘉丽女神不管做什么决定我都爱她。

最重要的体会是这种分派别电影要和志同道合之人一起,不然我说心疼钢...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祝我生日快乐》

写在我的21岁开始

说实话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一言以蔽之“平淡”。没有特别喜欢的,也没有看到就想上去抽两耳光子的,生日吧礼物祝福也算陆陆续续有,除了“惊喜”。很久没体会过“欣喜若狂”的滋味了

算了新的旅程岁回忆点好的

仪式性的回忆我的20岁。认识了很不错的朋友,有可以开解我的人,终于迈出了身边的小圈子去见识过,去了一趟大洋彼岸的国度度假,自己想通了很多,放下了一些,说话不那么咄咄逼人……看起来也算是有变成更好一点的自己

21岁的希冀吧。潇潇洒洒走天涯。我一直以来的人生追求,很羡慕拿得起放的下的人。还要学会正视孤独,感觉即将走到鸡汤文中“只能一个人走的路”。最重要是想要学会爱自己,在爱上别人...

《间歇性 神经》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病的人,又到了间歇性发作 看谁都三观有问题然后不敢说出来结果只有自己很不爽 的发病期。

生日别人送我一盆花,有人看见了说“你可以剪一支给我扦插吗,反正也是别人送你的。”刚收到一盆组合型多肉就有人来找我“你那个肉肉(其中一种)我一直都好想要啊,给我吧,反正你有这么多种。“

一句句话说的如此楚楚可怜,我要是拒绝就是我自私小气。可我还是选择拒绝。明明那盆月季就只有三个枝有花苞,明明那盆多肉就是搭配好的每种恰到好处。

绝不仅仅是这样的小事也不止一件。

那些人的观念都怎么了?我拥有的东西为什么你要来分一杯羹,我不偷不抢努力得来为什么你光明正大的索取?要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