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请帅气的给我一枪》

能不能不再忐忑难安,不在是与不是想与不想的抉择里两难?可惜我还做不到。人是种复杂且难以猜测的生物,脑内神经千回百转传到未知的末端,一瞬间做出的选择会否决多少的可能性,一直以来遵从的到底是跳动的心脏还是大脑。

我都无从知晓。一直陷在一种无形的混沌中,或许称之为纠结,惶恐,无助

想要在今年种下绣球的种子又觉得几个季节的照料不一定会开花。想要学习书法却又觉得字已定型为时已晚。想要高冷的处人待事可言语中不自觉的会带着谄媚和软弱。

明明深谙自己生性薄凉无法与人亲密接触,却也是会感叹他人无间的关系,可当别人用炽热的感情想要拥抱我时我却躲进自己的星球害怕被烫伤。写下的文字希望变成一个蛹把我包围得严丝合缝,却也希望着有人能看到这样的我。

我没有魔法不能让繁华与荒芜相爱,不知道路的尽头是路还是蔚蓝的大海,不知道为何上帝爱你可还是让你受苦难,混沌之中我也分不清敲我房门的是快乐还是忧伤。

因为害怕结束所以拒绝一切的开始。可总是要开始。我想潇洒,但总亦步亦趋的被束缚住,用“常理来说”,用“大家都这么做”。明明是夏天生机勃勃,阳光辣得我流泪,我却在凋零。

或许我心里想说的,是救救我

评论(4)
热度(9)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