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间歇性 神经》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病的人,又到了间歇性发作 看谁都三观有问题然后不敢说出来结果只有自己很不爽 的发病期。

生日别人送我一盆花,有人看见了说“你可以剪一支给我扦插吗,反正也是别人送你的。”刚收到一盆组合型多肉就有人来找我“你那个肉肉(其中一种)我一直都好想要啊,给我吧,反正你有这么多种。“

一句句话说的如此楚楚可怜,我要是拒绝就是我自私小气。可我还是选择拒绝。明明那盆月季就只有三个枝有花苞,明明那盆多肉就是搭配好的每种恰到好处。

绝不仅仅是这样的小事也不止一件。

那些人的观念都怎么了?我拥有的东西为什么你要来分一杯羹,我不偷不抢努力得来为什么你光明正大的索取?要是不答应你吧你还特不满意我,满足你了吧你还非得要个比别人好的。谁在意过我的心情。

我讨厌不劳而获,可是我更讨厌没有收获。奇怪的是常常我付出了没有回报,不知道是从哪个时刻开始大家觉得我不需要回报。在我的三观里礼尚往来再正常不过,不要欠别人的,人情债更是。不是欠下人情不还就可以形成羁绊,有来有往才拴得住彼此不是吗?显然我身边很多人不是这么想。难道我这个人已经孤僻到没有正常的三观了?

可是我就想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不想迎合别人,但也怂得不敢明着反驳别人,只有默默坚持自己然后自己不爽别人还觉得我有病。

嗯,我也觉得自己有病。

同时我也觉得,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病。




评论
热度(2)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