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午梦》

     中午睡觉梦到了奶奶。居然。因为奶奶去世近十年了,那时我尚年幼,从小也不是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对于奶奶的记忆只有每次放大假回老家时储存起来的一点。

     梦里我回到了老家,爸妈刚好也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和爸爸前一天晚上告诉我他们回老家住几天有关。敲开家的大门,是奶奶开的门,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打理的服帖的银发,穿着端庄的旗袍,慈祥的对着我笑。饱读诗书的富家大小姐和四处漂泊的随军记者相爱,脱离了自己庞大的家族独自一人出来流浪。身上有种去不掉的,暂且叫做气质吧,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得妥帖,我很喜欢。

     梦中不知是谁到家中做客,某个远方亲戚吧,不熟悉的脸,们。都穿着民国时那种衣服,就我一个人穿着现代,在一群人里很突兀,奶奶专门要我站在她身旁。那种老式相机,人工手举闪光灯,要钻到一块布下面看相机照相。

     照完相亲戚中的一个男子给奶奶写了名字和时间记录下来做纪念。具体写的什么忘记了,隐约记得姓楚,天干地支做时间,我也看不懂,倒是记得字很好看。

     由于梦太过真实,我甚至以为自己真的回去了,可是梦中突然想起,奶奶已经不在了。梦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你不会觉得它开始的奇怪,里面再光怪陆离的情节也说的通,可是一旦你发现是个梦,即使再不愿意醒来也没办法继续梦下去了。

     奶奶突然出现在我的梦中很意外,更多的是遗憾。她走的太突然,病来如山倒前后不到三天,我都没有回去看过她,那天早上,我还记得是星期五,听到爸爸接到一个电话喂了一声后就再没有说话。亲人之间就是有种准到令人讨厌的心灵感应,我并不知道奶奶生病的事,但是那一瞬间,奶奶不在了,的想法突然冲进我的脑子,吓得我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果然,感应很准。

     遗憾的是来得及好好道别,甚至不见最后一面。这种话虽然随着星你的热播烂大街,但这真的是人生无法挽回的遗憾。快十年,几乎梦不到奶奶的我,也没能好好道别,那句再见,总是说不出口。

评论
热度(1)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