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2017还剩3天,再不写点东西,我的12月就空白了。

象征性的回顾一下。

前半年过的,不痛不痒,不好也不坏。在6月份结束了我的本科生活,需要道别的人不多,认真算起来就老卢一个,是我很珍贵的朋友,生活总是喜欢对她开玩笑,她的痛苦我分担不了多少,但我真心希望她能平安喜乐,真诚的。和她在校门外便宜小餐馆吃了最后一顿饭,回来在操场走了三圈消食,聊的还是平常话题,没什么不一样,再一路送她到寝室门口,轻巧的互说再见,剩下那段我一个人走的路,才觉得以后可能很难见面了吧,没有实感。因为和研究生无缝连接,就算做了毕业生所有带有仪式感的事,我还是没有实感。但可以躲在象牙塔的时光,终究是消散在了6月还不算太热的...


还怕夜长梦多,拖着我走不动。

总是困于过往,爱回忆,想着当时我要是能这么选择就好了,但是人生哪来的后悔。不管是对的错的,好的坏的,那样的经历那时的心情都只能体会一次。

总是告诫自己要向前看,但总被过去拖着不得不回头,还记得在某天的手账中写到“总是要背得动羁绊才能继续向前啊”。

希望终有一天能好好对待这种状态而不能不知所措无能为力,祝我早日划破这团乌云。

前进吧少女。

喜欢矛盾的聚合体,所谓的反差萌。满脸正经的人开玩笑,明明是个流氓却喂食路边野猫。之类的吧。

又丧又性感。现在大概我只有丧。也想要变得性感起来啊,自从剪了盖不住脖子的短发就很想放飞自我。之前几年都想当个平凡的人融入大众审美观,现在想想“人生苦短贪婪有何不可”,我就喜欢冷门的东西,好像独自拥有一整颗小星球的感觉。

对于精修的,精致得不出差错的美好脸庞总是不太能喜欢得起来,反而那些毛毛糙糙露出八颗牙齿笑的小姑娘深得我心。她们内心的小世界总有特立独行的地方,粗糙又高深的样子。还会唱老歌,儿时电视剧主题曲那种。

最近被“好春光”洗脑了。“好春光,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原来喜剧的本质都是悲剧呀。

年纪一天天增长,就越是觉得古人说的老话有道理,以前还觉得一点都不酷,果然是太年轻。
“千金难买早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感触颇深。
这两天负能量爆炸,哭了很多次,也是很久都没有当着爸妈的面流过眼泪了。连他们都看出来我心里有事,第一次对我说希望我开心一点。可是我好像生病了,就是开心不起来。或许心里有些小小的事情,不具体到自己都说不出来是什么,可就是像那种没掰好的竹筷子一不小心扎了根刺在手里,无伤大雅但也会痛。
我知道现在这有道坎需要我跨过去,我也很清醒的知道我迈不开脚。明明都是说不出来的小事可是就要演变成压死骆驼的稻草。怎么能这么脆弱。我不应该是这样,我以为自己抗压能力很好的。
也是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了,...

在B站上有个好喜欢的up主,视频剪得贼好,素材是日剧bgm是日文歌,完全符合我的审美。治愈也致郁。

最喜欢“未完成”这一个,脑洞太棒,忍不住为大大打call。青春篇和现实篇,前一个是年少轻狂,即使不完美也仍旧充满了希望,会问多年后的自己“你过得好吗”;后一个是真实的泪水痛苦和不甘心。“以梦想和希望为代价,我们背负起了某种沉重的东西。是虚荣吗?是自尊心吗?是妥协吗?是放弃吗?不。是不安,对未来的不安。”画面开始回放,打开的门关上了,花瓣回到树上,糖果又拿在了手里。

“那段丝毫不忧虑的时光,想回也回不去了啊。”

再次回看还是觉得很棒呐!为透明人间大大疯狂打call!

“就像是突然有了软肋,又有了铠甲。”这是我现阶段对于“爱”这个词的定义。像我这种情感淡薄的人,所能感受到的“爱”百分之八十都来自于我的父母。

今天给妈妈打电话,仍旧不争气的哭了,每到这种时候眼眶就浅得不像话,凭空都能流出眼泪来。她问我这个周末回不回家,说我都好久没回去了,上星期爸爸以为我会回去还特意炖了蹄花,结果还不是他们自己吃完。听到这个我是真的忍不住了。

很害怕不能回应别人的期待,或大或小,更别说不算“别人”的人。想要变得更好想要变得优秀想要爸爸妈妈和别人谈论自己孩子的时候特别自豪。我知道,任重而道远。我也知道,他们特别爱我所以我能大步向前。(脆弱的时候就是很矫情,也是没办法了)

不顺心的事情太多,现在发生的,年底将要发生的,一年后、两年后可以预见会发生的,没一个是能嘻嘻哈哈打个马虎眼就过去的。生活不易呐。

就很奇怪,十八岁之前的人生里没有想过太多和“生活”有关的词,考试学习占据了我80%的大脑。一旦过了某个时间点,生活啊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走啊这些想法会一拥而上挤进脑子里,还娇嗔的怪我把“它们”想起的太晚。是有些晚,以至于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酒这种东西是成年人才需要的呀,至少在神经麻痹的某个刹那会真觉得自己法力无边,即使只是槟榔配个烟。

《星星点点你烦和我嫌》

想写东西的灵感总是出现在晚上。周围一片黑暗适合剖析自我,深刻不到哪里去,但足够我面对血淋淋又失败的现实了。


身边的朋友好像都活成了他们想成为的样子。说“都”有些夸张,但那一两个努力并且勇敢去做自己的人,够让我看清面前有条怎样的鸿沟,我跨不过去。太夸张了,不过是条不过膝的河,可是我都怕死过不去。


畏葸不前。我很讨厌可是又不得不承认的词。想做的事情那么多,总是用“懒”当成借口去拒绝开始,其实我很清楚啊,我就是胆小,不敢迈出每个第一步。越胆小啊,就越懒,恶性循环。


可是你那么懒是会收到惩罚的。

是啊我现在已经在接受惩罚。

什么事都做不对,什么事都做不好。


我不止想过一遍,...

《间歇性 神经》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病的人,又到了间歇性发作 看谁都三观有问题然后不敢说出来结果只有自己很不爽 的发病期。

生日别人送我一盆花,有人看见了说“你可以剪一支给我扦插吗,反正也是别人送你的。”刚收到一盆组合型多肉就有人来找我“你那个肉肉(其中一种)我一直都好想要啊,给我吧,反正你有这么多种。“

一句句话说的如此楚楚可怜,我要是拒绝就是我自私小气。可我还是选择拒绝。明明那盆月季就只有三个枝有花苞,明明那盆多肉就是搭配好的每种恰到好处。

绝不仅仅是这样的小事也不止一件。

那些人的观念都怎么了?我拥有的东西为什么你要来分一杯羹,我不偷不抢努力得来为什么你光明正大的索取?要...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需要时请给我一点魔法(二)》

你如果过得不好那不是别人的错。

我始终相信一个巴掌拍不响,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一件事情的过错是所有人共同造成的,没有谁可以独善其身。所以我有过错也不会好意思责备别人,所以我大多数时间选择保持沉默,所以很多时候“别人”会以为自己一点错都没有把火气发泄到我身上。

我很想逃离。

因为想法不同可以的说话越来越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却总是有人误解 是“高冷”。也好,告诫自己高冷一点,怕什么。

有人说,当你累了也要努力奔跑,总是会有人想要拖累你阻碍你,不要停下继续奔跑。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在前方。

《需要时请给我一点魔法(一)》

很喜欢的一个朋友说过。人们往往怀念高中时的友情爱情,说那是纯洁不带有功利心,情窦初开时最美好的感情,大学结交的朋友一般都是有利可图的,感情之中参杂着很多不明因素。不能完全否认,但是二十岁左右的我们算得上是有健全人格,三观系统成型已经不会轻易改变,在这个时候真正说得上心里话的朋友三观和我们是不相克的,交往起来不费力气,夸张一点说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再年幼一点的我们,很多时候的互相吸引都带有一种动物本能,熟悉之后要再磨合,然后很多时候就渐行渐远了。

何处是归程

 

《花园里只有我不知所措》

不知道是从什么养成的性情冷漠。

内心就算有一团火焰要燃尽五脏六腑,外表也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山,不冷不热,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变得不会表达自己的情绪了,或者说,正确地表达出自己当时的心情。毕竟人到了一定时期到都是会涂上保护色生活,该笑的场合笑,该严肃的地方闭紧嘴巴。

怎么说呢,总是觉得自己孤独。找不到懂自己的人,俗气的说法就是没有遇到soulmate。其实觉得我内心挺好懂的,大概就是,有点怀旧的小情绪,喜欢带有仪式感的事,向往自由。看吧,都是些又平凡又大众的内心独白,可能太大众了没人注意到。

想过要改变,过豆瓣知乎上找志同道合的人。尝试过,输入关键词过后是人数至少过百的讨论组,大家...

照日深红暖见鱼,连溪绿暗晚藏乌

听说这是暖。冬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