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气味记忆(二)》

宜家的灰色蜡烛

逛宜家的时候随手拿的,外壳扔掉了所以不知道名字,隐隐约约记得是提拉米苏(?)味。我只能分辨出海盐和甜味。

烧不烧起来味道都挺大,和劣质香精味真的只有那么0.1的区别吧,但是妙就妙在这一丝丝的差别上。是好闻和不好闻的气味交杂在一起形成的,虽然有一股不知名的橡胶味但同时好闻的那部分气味也很大,就博弈之下整个感觉还是算不错的,非常对得起这个价格了。

在我看来(或许)和提拉米苏相关的地方就是适合下午,好像只有这个时间,那股甜味才显得没有那么腻。

2017还剩3天,再不写点东西,我的12月就空白了。

象征性的回顾一下。

前半年过的,不痛不痒,不好也不坏。在6月份结束了我的本科生活,需要道别的人不多,认真算起来就老卢一个,是我很珍贵的朋友,生活总是喜欢对她开玩笑,她的痛苦我分担不了多少,但我真心希望她能平安喜乐,真诚的。和她在校门外便宜小餐馆吃了最后一顿饭,回来在操场走了三圈消食,聊的还是平常话题,没什么不一样,再一路送她到寝室门口,轻巧的互说再见,剩下那段我一个人走的路,才觉得以后可能很难见面了吧,没有实感。因为和研究生无缝连接,就算做了毕业生所有带有仪式感的事,我还是没有实感。但可以躲在象牙塔的时光,终究是消散在了6月还不算太热的...


还怕夜长梦多,拖着我走不动。

总是困于过往,爱回忆,想着当时我要是能这么选择就好了,但是人生哪来的后悔。不管是对的错的,好的坏的,那样的经历那时的心情都只能体会一次。

总是告诫自己要向前看,但总被过去拖着不得不回头,还记得在某天的手账中写到“总是要背得动羁绊才能继续向前啊”。

希望终有一天能好好对待这种状态而不能不知所措无能为力,祝我早日划破这团乌云。

前进吧少女。

喜欢矛盾的聚合体,所谓的反差萌。满脸正经的人开玩笑,明明是个流氓却喂食路边野猫。之类的吧。

又丧又性感。现在大概我只有丧。也想要变得性感起来啊,自从剪了盖不住脖子的短发就很想放飞自我。之前几年都想当个平凡的人融入大众审美观,现在想想“人生苦短贪婪有何不可”,我就喜欢冷门的东西,好像独自拥有一整颗小星球的感觉。

对于精修的,精致得不出差错的美好脸庞总是不太能喜欢得起来,反而那些毛毛糙糙露出八颗牙齿笑的小姑娘深得我心。她们内心的小世界总有特立独行的地方,粗糙又高深的样子。还会唱老歌,儿时电视剧主题曲那种。

最近被“好春光”洗脑了。“好春光,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原来喜剧的本质都是悲剧呀。...

在B站上有个好喜欢的up主,视频剪得贼好,素材是日剧bgm是日文歌,完全符合我的审美。治愈也致郁。

最喜欢“未完成”这一个,脑洞太棒,忍不住为大大打call。青春篇和现实篇,前一个是年少轻狂,即使不完美也仍旧充满了希望,会问多年后的自己“你过得好吗”;后一个是真实的泪水痛苦和不甘心。“以梦想和希望为代价,我们背负起了某种沉重的东西。是虚荣吗?是自尊心吗?是妥协吗?是放弃吗?不。是不安,对未来的不安。”画面开始回放,打开的门关上了,花瓣回到树上,糖果又拿在了手里。

“那段丝毫不忧虑的时光,想回也回不去了啊。”

再次回看还是觉得很棒呐!为透明人间大大疯狂打call!

“就像是突然有了软肋,又有了铠甲。”这是我现阶段对于“爱”这个词的定义。像我这种情感淡薄的人,所能感受到的“爱”百分之八十都来自于我的父母。

今天给妈妈打电话,仍旧不争气的哭了,每到这种时候眼眶就浅得不像话,凭空都能流出眼泪来。她问我这个周末回不回家,说我都好久没回去了,上星期爸爸以为我会回去还特意炖了蹄花,结果还不是他们自己吃完。听到这个我是真的忍不住了。

很害怕不能回应别人的期待,或大或小,更别说不算“别人”的人。想要变得更好想要变得优秀想要爸爸妈妈和别人谈论自己孩子的时候特别自豪。我知道,任重而道远。我也知道,他们特别爱我所以我能大步向前。(脆弱的时候就是很矫情,也是没办法了)

不顺心的事情太多,现在发生的,年底将要发生的,一年后、两年后可以预见会发生的,没一个是能嘻嘻哈哈打个马虎眼就过去的。生活不易呐。

就很奇怪,十八岁之前的人生里没有想过太多和“生活”有关的词,考试学习占据了我80%的大脑。一旦过了某个时间点,生活啊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走啊这些想法会一拥而上挤进脑子里,还娇嗔的怪我把“它们”想起的太晚。是有些晚,以至于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酒这种东西是成年人才需要的呀,至少在神经麻痹的某个刹那会真觉得自己法力无边,即使只是槟榔配个烟。

无意间学到新的形容词,曾经亲密的人渐行渐远,“就像把她放进了汽车的后视镜,我开着车驶向新的征程,她渐渐消失在了视野里。”无法避免的吧。

关注的太太今天都在说挣钱不易,现在我们还尚且算得上安逸的生活都是父母那么多年一步一步打拼出来的。其实我们一直都是知道的呀。

爸爸其实是个内敛不喜爱社交的人,我性格的百分之七十都来自于他吧。但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他也不得不和上级领导打好关系,有时候官场也是简单易懂,两瓶二锅头下去,哥俩好啊。我记得那个时候正好在搬家吧,换了个是以前房子两倍大的新房子。爸爸的血压高得一天得测量三次,还每天都有饭局,我天天晚上打电话告诉他不准喝酒,但怎么可能呢。第二天早晨上学路上看到...

《星星点点你烦和我嫌》

想写东西的灵感总是出现在晚上。周围一片黑暗适合剖析自我,深刻不到哪里去,但足够我面对血淋淋又失败的现实了。


身边的朋友好像都活成了他们想成为的样子。说“都”有些夸张,但那一两个努力并且勇敢去做自己的人,够让我看清面前有条怎样的鸿沟,我跨不过去。太夸张了,不过是条不过膝的河,可是我都怕死过不去。


畏葸不前。我很讨厌可是又不得不承认的词。想做的事情那么多,总是用“懒”当成借口去拒绝开始,其实我很清楚啊,我就是胆小,不敢迈出每个第一步。越胆小啊,就越懒,恶性循环。


可是你那么懒是会收到惩罚的。

是啊我现在已经在接受惩罚。

什么事都做不对,什么事都做不好。


我不止想过一遍,...

《人生多别离》

今天和老卢参加完部门最后一顿聚餐走回宿舍,在她寝室门口道别,她进门我继续走回自己寝室。就是这个刹那,我真真实实感受到,我毕业了,有些人,大概很难有机会再见面。

早就想过,要在毕业季写长篇大论来总结这四年,好好的感慨好好的怀恋。可是我写不出来,在屏幕上敲好了字又一个个删掉,觉得自己没有成长为想成为的人,这几年的时光仿佛空白。是的,无从下笔。

可是今天老卢她涂了我送的口红,比我想象中好看太多。从师妹那里收到写了祝福语的本子,里面有所有人的大合照。就觉得,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做,却还是收到了爱。

能量是守恒的吧。我这四年吃过的饭变成了长高的那两厘米,参加的活动换来了想珍惜的朋友,当然脑子里进过的水...

《世间愚者》

昨天的黄历上一定写着“大凶”

没有结果的感情都在同一天被宣判。一个朋友喜欢了很久的女生在昨天答应了和别人在一起,那个女生终究还是等不了她了,果然距离是很大的问题,朋友在异国只能祝福,还能怎么办呢,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另一个朋友的前男友现在对她恋恋不忘,昨天以不可抗拒的理由骗她去海边,虽然朋友还是喜欢着前男友,可是年龄家庭背景这些阻碍也实实在在的放在那,她深知他们最后不可能在一起的,内心也是有炼狱在折磨她。

还有我,终于,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逃不过。同一个导师的师兄跟我告白了。其实我一直知道的呀,也一直尽力假装去看不见他炽热的眼光然后和他平静的相处,为什么要打破这种平静呢。我很抱歉不能...

《奇形怪状的人在生长》

在声音会被静谧放大的漫漫长夜,黑色就是洪水猛兽,把思绪都绑架。

–我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合过眼了。
–不过才一天而已。
–我觉得自己要猝死了。
–熬个夜而已没那么严重。

自认为脆弱的时候特别容易感动自己。在脑内开趴体告诉自己你正在经历人生中的一个大坎,你是在这个时间点的世界里最悲惨的人,可是你还是要坚持。自己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其实远没有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惨烈。“我算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对生活有恻隐之心。”鸡汤可以灌,脑内趴体可以是独幕剧你当主角,但是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

喜欢的太太说,不要丧,不要感动自己,已经很累了就不要再给自己安排哭戏了,脑内的苦难都是假的,现在上床睡觉才是真的。

《在泥潭里遇见你》

凌晨2点34分,终于看完了帖子,那个出名的剑网三树洞,感情是有先来后到的,来晚了就是错了。

有点失眠的征兆。

可能是真实的喜欢那种从泥潭里开始的感情吧。两个人都在灰色地带苦苦挣扎,谈不上谁比谁更胜一筹,反正都没有什么再可以失去的了,把晦暗恶毒的一面,真实的自己毫无顾忌的展现给对方。吐掉刚刚被打的满嘴血狠狠地吸一口烟说,我们在一起凑合吧,反正只有彼此了;听完这句话愣了一下抢过烟继续抽然后说,好啊,让我把你欠的一巴掌扇回去我们就在一起。

如果从最糟糕的那一刻开始认识彼此,接下来的每一分钟都不会更差了。

《雨水回到天上》

都会有那么一刻吧,想要时光回溯。

想要雨水回到云里,想要枯叶纷飞回大树,想要眼泪流回泪腺蒸发,想要刻薄的话语像把刀子刺回说出来的嘴巴,想要把所有的不开心,根本不去想。

会突然想要放下手里所有的事,绑起头发,使劲跑,跑回十六岁,跑回可以没心没肺大哭大笑的年纪。汗水流上脸颊,默默欢喜到面无表情。

所有想的聚拢来又哗啦跑开,又是一通胡言乱语。

《请帅气的给我一枪》

能不能不再忐忑难安,不在是与不是想与不想的抉择里两难?可惜我还做不到。人是种复杂且难以猜测的生物,脑内神经千回百转传到未知的末端,一瞬间做出的选择会否决多少的可能性,一直以来遵从的到底是跳动的心脏还是大脑。

我都无从知晓。一直陷在一种无形的混沌中,或许称之为纠结,惶恐,无助

想要在今年种下绣球的种子又觉得几个季节的照料不一定会开花。想要学习书法却又觉得字已定型为时已晚。想要高冷的处人待事可言语中不自觉的会带着谄媚和软弱。

明明深谙自己生性薄凉无法与人亲密接触,却也是会感叹他人无间的关系,可当别人用炽热的感情想要拥抱我时我却躲进自己的星球害怕被烫伤。写下的文字希望变成一个蛹把我包围得严丝合...

《夕烧》

--夕阳无限好,天色已黄昏


白衣公子临江背手而立,却是对身旁人说“阿夕,天下之大你应去好生瞧瞧,别让这一方小天地困住你。我生不由己,不能与你同行了。“


橘衣少女低头拨弄着江边水草,冷哼一声“你是怕别人说闲话吧,毕竟你要娶的是顾掌门家二小姐,迎亲队伍里多我一个来历不明却一直被你带在身边的野丫头,这谈资够大家伙饭后议论的了。你走吧,在捡到我的地方扔下我,我就当这十年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也要继续寻找归宿。告辞“起身转头,每一步都决绝,始终没有看那公子一眼。


余晖映着少女的脸庞,美好得没有温度,时光仿佛重叠,十年前在这江边,翩翩少年牵起脏兮兮小丫头的手,淡淡一笑却是好看过夕阳染红...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