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侄女3岁很害羞,不肯叫人,表哥引诱她说喊了姑姑(我)就让她看动画片。小侄女红着脸小声的喊了,表哥说不行啊听不见,这是爸爸的妹妹你要叫姑姑。

突然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被戳中了。因为种种原因,我小时候没有和同辈人一起玩耍的经历,对于哥哥姐姐这种字眼基本也就只有在春节的时候提起过。最为叛逆的时候一直固执的以为自己是孤独的,这种孤独感甚至延续到了现在。

看着小侄女黑黑亮亮的眼睛突然就很想让时光倒回二十年。不得不承认现在人生的失败,想让很多事重新做次选择。

想要在十六七岁有个喜欢的人,和他搞搞暧昧,上课的时候貌似不经意的对视那种,想要和朋友彻夜聊天,想要弥补回很多错过的时光。

就是在这种团圆的时候会想到很多,思维跑出去八百里远,气喘吁吁的还是要碎碎念。

前不久看了《松子被嫌弃的一生》,看哭的地方是爸爸每天日记会写下“还是没有松子的消息”。松子一直以为爸爸不爱她,但是回过头这种爱已经传达不到了。

不知道怎么样去定义一个人是否被得到了爱。有些人可能天生需要的爱会比其他人多一点点,所以当他们得不到那么多爱的时候就会疯狂的寻找,舍弃了自我的寻找。甚至忘记已经有的爱。但是完全可以理解这种心情,谁不想被爱包围。

喝了点白酒,走回家的路上吹了点冷风,写下这段大概明天看了就会删掉的碎碎念。

新年快乐呀

评论
热度(3)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