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有一次你唱个什么歌,斜靠在案台,脚尖不着地,一晃一晃的。是要撩起这人间春水呢。你黑衣黑裤坐在那,背后是猩红猩红的幕布。这歌词写的一点都不好,唱得我心寒,我想你凭什么做别人的心上人?我已经力不从心,而你是个正当年的新娘。”

评论
热度(3)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