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情书》

“你好吗——”

“我很好——”

“你好吗——”

“我非常好——”

博子对着树遇难的山峰声嘶力竭的大喊,眼泪和雪都簌簌的落下来。

从寻找过去开始的故事, 串起那个回忆编织成的,年少时的爱恋。

我觉得不存在谁是女主,博子到底是不是女树的替身之类的问题,因为不论是树和树之间的,还是树与博子之间,都是美好的无与伦比的,回不去的旧时光。当然,还包括女树和去世的爸爸,妈妈、爷爷,男树和一起登山的伙伴之间的,曾经真真实实存在的时间。

“曾经”是个美好又残酷的词,就像是记得每次拥抱的温度可身边却没有了拥抱的人。但时间从不会停下来等每个人缅怀,该过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不知道多少次提起过的,不要被过去牵绊住向前的脚步。

人生多别离,记得每一次的相遇就好。

曾经的我也看过小说,至少七年不再翻阅过的我却仍然还记得书的结尾,学妹们把男树最后一次的借书卡拿给女树看,正面写着“藤井树”背面画着树的侧影,女树一边佯装平静一边想把书卡放进口袋,可是那天她穿的衣服刚好没有口袋。

就是这样一个平淡的结局,好像生活就是这样。





评论(2)
热度(12)
  1. 祭司肆不四 转载了此文字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