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夕烧》

--夕阳无限好,天色已黄昏


白衣公子临江背手而立,却是对身旁人说“阿夕,天下之大你应去好生瞧瞧,别让这一方小天地困住你。我生不由己,不能与你同行了。“


橘衣少女低头拨弄着江边水草,冷哼一声“你是怕别人说闲话吧,毕竟你要娶的是顾掌门家二小姐,迎亲队伍里多我一个来历不明却一直被你带在身边的野丫头,这谈资够大家伙饭后议论的了。你走吧,在捡到我的地方扔下我,我就当这十年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也要继续寻找归宿。告辞“起身转头,每一步都决绝,始终没有看那公子一眼。


余晖映着少女的脸庞,美好得没有温度,时光仿佛重叠,十年前在这江边,翩翩少年牵起脏兮兮小丫头的手,淡淡一笑却是好看过夕阳染红的一切“别怕,你我都是孤身一人,以后便做个伴吧。可有名字?那,唤你作夕烧吧,是这你我相遇的情景。”


夕烧脸上一片凉意,江风拂面,没有了太阳的温度竟然有种刺骨的错觉。 “终究还是没有勇气相拥后潇洒的道别啊”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献便献吻

(废话太多终究还是写了这么多字)



评论
热度(3)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