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得了种想名字无能的病》

今天翻知乎看到一条,好朋友之间是如何变淡的。

其实说的道理都大同小异,无非就是社会资源、地位、见识的差距变大,见识的人或者事物几乎无重叠导致没有共同话题,两人只能叙旧叙旧叙旧到过去变得索然无味。最后关系自然而然变得平淡。

我完全同意,就连friend这个单词里都带着个end。

当然不是每个朋友都会变成这样,也有那种可以在你生命里放肆一辈子的人。不过我倒是觉得朋友关系变淡很正常,大家都是彼此人生长路中的过客,最终这条路还是要自己走完,可能是我生性冷淡吧,和朋友走到不得不分手的分岔路口时不会遗憾挽留,我会笑着挥挥手祝愿前程顺好。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热门评论里有一段话:友情里最让人唏嘘的时刻是,一开始我把你当成值得深交的人,后来因为某些事对你有些失望,于是不断说服自己人与人之间本该如此淡薄。又把你放回到一个普通朋友的位置,与你维持着表面的平和。这一系列的心理变化过程,你连半分都不知。

怎么说呢,直击心脏。还以为只有我会遇到这种郁闷的说不出来的烦恼。莫名的释怀我的烦恼别人也有。

是真的释怀了,不管是朋友还是那些曾经以为是朋友的人,都是缘分,随缘吧。来者不拒,去者不留。

评论
热度(3)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