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流年不经回首》

   阿肆从小朋友就不太多,每天都去学东学西没时间经营自己的友谊,再说,本来她就是一个不善于和别人交流的姑娘。

   仔细想来,她有个算得上青梅竹马的朋友,爸妈是同事,家住楼上楼下的关系即使搬过一次家。竹马叫阿乃,是个个子高高有点‘莽’的姑娘。她们年龄差的不多,一个生在四月一个是七月,上的一个幼儿园,年幼不懂事互相把对方按在水里闹腾过,去对方家窜门顺便吃个饭再回去。

   直到要上小学了,阿肆生在前面就早去上了一年小学,所以没在同一个学校了,见面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不过有暑假啊寒假什么的,两人也会约着玩。由于住楼上楼下,所以阿肆家的厨房看得到阿乃的寝室,两姑娘每天站在那聊天都不用出家门的,还互相扔吃的,对就是空中抛物,还曾经非常不环保的从空中飞纸片单纯觉得好看,结果当然就是被物管控诉去了爸妈那,然后他们禁止她们每天来往。所以,有一天阿肆偷偷去阿乃家里玩,谁知道她妈妈突然回家了!阿肆只能躲在阿乃的衣橱了,等她妈妈去厨房做饭在悄悄溜回去。殊不知她们都忘记阿肆把鞋脱在了门口,阿乃只有骗她妈妈是以前阿肆来忘记带回去的鞋过会去还,当然这是一个荒唐的借口,不过妈妈没有在意就转身进厨房了。阿肆准备借还鞋时机溜回去,可是几率就是那么巧刚走到门口厨房就打开了,阿肆阿乃还有妈妈尴尬的对望着。。。

   时间就这样飞走连白马的身影都还没看清。初中两人仍旧不在同个年级不同学校,并且阿乃去了个住宿学校。两人见面次数少了很多关系也淡了。只是偶然坐电梯是遇到,笑着点点头也就过了,阿肆心里想着等有时间了好好聊聊天吧,可是今天不行啊。

   就这么想着想着,零八年地震过了,一零年阿肆上高中了,可是猛然发现再也没有见过阿乃了,在仔细观察一下阿乃的寝室的方向,已经换成了一个男孩的房间。

  原来,阿乃搬家了,曾经阿肆和阿乃以为不可能找不到对方所以没有互留任何联系方式,可是现在,再也没办法联系上。

  故事或许到这就完了,两人再无联系,从此各过各的生活各有各的精彩,午夜梦回时或许会想起曾有过这样一个伙伴。但是生活就是出其不意,你永远猜不到结局。

  大概是适合感时伤秋的一天,阿肆写了一篇博文发泄心里种种,里面提到了阿乃的真名,恰好博文关联了微博,再恰好阿乃有天无聊的搜索自己名字。一切的时机就是那么恰到好处,阿乃找到了阿肆。不过当时阿肆正在上高三,大家都懂,谁不是熬着夜一天一天过来的。第二年阿乃高考,也没时间约出来见个面。

  就这么又过了两年,阿肆和阿乃终于再见面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仿佛两人昨天还在电梯里碰到过一样,平静的见面平静的交谈,做着一般朋友会做的事,当然,她们也只是一般朋友了,毕竟五六年不曾交流不曾相见。

  就这样,大概的,草率的,两姑娘相约一起去台湾。可是等阿乃机票都定好了,阿肆的入台证都还没有办好,所以阿乃先去着阿肆过去找她。所以最后只有几天时间阿肆和阿乃一起旅游。

  就是这短短几天,阿肆觉得她一点都不了解阿乃,她的生活习惯她的兴趣爱好完全不了解,而且和自己也不怎么和。怎么会这样?阿肆不止一次这么问,毕竟是竹马,怎么一点都不了解。

  果然啊,什么都会变,时间长河才不会按照你想的方向流去。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太自以为是,最终你自认为了解的只是你想象出来的那个人吧。

  流年不经回首,或许距离真的产生美。现在阿肆和阿乃偶尔还是会微信聊聊天,互赞对方朋友圈。阿肆觉得对她来说这样也很好,就像君子之交,平淡如水。

  流年不经回首,往事终会随风。

 
  

评论
热度(5)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