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今日比比》

回家又把“星轨”翻出来看了一遍,还是好喜欢好喜欢。
行歌就是我心中 马猴烧酒 的原型。一开始一无是处然后摸爬滚打的成长,善良却不是白莲花,有脑子有底线,不放任自己依靠任何人除了自己,怪不得聆空都说“我的公主不需要我去救她,她会自己屠龙。”
再看一次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在最后掉进了一片黑暗,大概是心中有强烈的信念或者执念才能看到路走出去的设定。行歌看不到路但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剑术老师,老师说那些愤怒欲望比‘心愿是世界和平’的单纯想法更能让人产生强烈的感知,只要最后做的事不是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行歌就像突然打通任督二脉醍醐灌顶,她说‘我想变强想变漂亮,想没有人能忽视我,想所有权贵臣服于我脚下,想诸神皆爱我,想我说的话能改变这个世界,我想保护所有我想保护的人。’就是这么中二又玛丽苏,但是成为马猴烧酒的想法本来就是中二时期的产物。
那天凡凡问我喜欢哪种类型的耳环,我说喜欢带上去感觉自己变成魔法少女的那种。说出这个话自己都吓一跳,二十好几的人了还在惦记着这种事,嘛,其实也没啥不好。

评论(3)
热度(4)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