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2017还剩3天,再不写点东西,我的12月就空白了。

象征性的回顾一下。

前半年过的,不痛不痒,不好也不坏。在6月份结束了我的本科生活,需要道别的人不多,认真算起来就老卢一个,是我很珍贵的朋友,生活总是喜欢对她开玩笑,她的痛苦我分担不了多少,但我真心希望她能平安喜乐,真诚的。和她在校门外便宜小餐馆吃了最后一顿饭,回来在操场走了三圈消食,聊的还是平常话题,没什么不一样,再一路送她到寝室门口,轻巧的互说再见,剩下那段我一个人走的路,才觉得以后可能很难见面了吧,没有实感。因为和研究生无缝连接,就算做了毕业生所有带有仪式感的事,我还是没有实感。但可以躲在象牙塔的时光,终究是消散在了6月还不算太热的空气里。

接下来的半年,我第一次能理直气壮地说,我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感情,没想到是偏向不好的那一边。像生病了一样的9月,眼眶里随时积满了水,稍稍碰一下,真的是如雨下,才知道自己这么能哭,用迎风泪迎来了跨向社会的第一步。还有就是实验,本来做的就是自己不喜欢的事,还要忍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很多时候真的心力交瘁,好像越是这样就越是钻牛角尖。不仅一次幻想过时间飞着过,一觉醒来我已经做完实验可以毕业了,更多时候想的还是,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不会这么为难自己。但都是妄想,时间是最公平的,我也没有超能力。

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看到爸爸我都能真实感受到他是个老人了,但我还没有能力照顾他,每次想到这我都巴不得狠狠抽自己两耳光,觉得自己太没用。要说这一年最大的变化,大概是对自己的否定到了新的高度。

也不是毫无收获的,至少我终于割掉了耳朵上那个囊肿,我也和之前的自己不一样了。总觉得在新的一年会顺利一点。看啊,至少我还是对未来抱有希望的,还没有丧到底。

似乎新的一年很多童年的动画会重新制作放映,但这样我的青春也不会再回来了。那就别再回头看,不要再对不可能做到的事痴心妄想,地铁都开通到了7号线,我也要向前走了啊。

不论好与坏,2017的种种,都承蒙照顾了。

评论
热度(3)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