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就像是突然有了软肋,又有了铠甲。”这是我现阶段对于“爱”这个词的定义。像我这种情感淡薄的人,所能感受到的“爱”百分之八十都来自于我的父母。

今天给妈妈打电话,仍旧不争气的哭了,每到这种时候眼眶就浅得不像话,凭空都能流出眼泪来。她问我这个周末回不回家,说我都好久没回去了,上星期爸爸以为我会回去还特意炖了蹄花,结果还不是他们自己吃完。听到这个我是真的忍不住了。

很害怕不能回应别人的期待,或大或小,更别说不算“别人”的人。想要变得更好想要变得优秀想要爸爸妈妈和别人谈论自己孩子的时候特别自豪。我知道,任重而道远。我也知道,他们特别爱我所以我能大步向前。(脆弱的时候就是很矫情,也是没办法了)

评论
热度(7)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