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不顺心的事情太多,现在发生的,年底将要发生的,一年后、两年后可以预见会发生的,没一个是能嘻嘻哈哈打个马虎眼就过去的。生活不易呐。

就很奇怪,十八岁之前的人生里没有想过太多和“生活”有关的词,考试学习占据了我80%的大脑。一旦过了某个时间点,生活啊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走啊这些想法会一拥而上挤进脑子里,还娇嗔的怪我把“它们”想起的太晚。是有些晚,以至于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酒这种东西是成年人才需要的呀,至少在神经麻痹的某个刹那会真觉得自己法力无边,即使只是槟榔配个烟。

评论
热度(4)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