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不四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
 

无意间学到新的形容词,曾经亲密的人渐行渐远,“就像把她放进了汽车的后视镜,我开着车驶向新的征程,她渐渐消失在了视野里。”无法避免的吧。

关注的太太今天都在说挣钱不易,现在我们还尚且算得上安逸的生活都是父母那么多年一步一步打拼出来的。其实我们一直都是知道的呀。

爸爸其实是个内敛不喜爱社交的人,我性格的百分之七十都来自于他吧。但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他也不得不和上级领导打好关系,有时候官场也是简单易懂,两瓶二锅头下去,哥俩好啊。我记得那个时候正好在搬家吧,换了个是以前房子两倍大的新房子。爸爸的血压高得一天得测量三次,还每天都有饭局,我天天晚上打电话告诉他不准喝酒,但怎么可能呢。第二天早晨上学路上看到门口文具店又进了新的本子,绞尽脑汁编个理由要钱,爸爸都是掏出100块还问我够不够。

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真是“年幼不懂事”,贬义的。现在明白大家都努力又小心翼翼的生活,谁说过的,像蝼蚁一样。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

评论
热度(6)
© 肆不四/Powered by LOFTER